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钟茂初的博客

 
 
 

日志

 
 

一年来对全球危机的追究与感悟  

2009-09-25 13:59:00|  分类: 钟茂初:反主流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庞氏经济学与全球经济危机》之后记

    在人人皆说“危机”的当下,去写一本有关全球经济危机的著作,难免不被外人误读为赶潮流的“应景之作”。然而,我不得不郑重地说“这个真不是”!本书是笔者对传统经济学、对现实经济体系及制度的疑惑并进行长期思考的一个归纳总结。

    在全球性经济危机不断蔓延的过程中,作为一个经济学家(在“经济学家”群体饱受诟病的今天,也就自告奋勇地把自己归于Economist行列,自诩“经济学家”一回吧。“经济学家”已不是什么光彩的头衔,犹如震灾现场的地震专家羞于自称是搞地震预报的一样),内心很有些羞愧。其一,对于如此严重后果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没有任何的预感和预告,这对经济学家来说,甚至比地震局专家对于强烈地震没有作出任何预报还来得严重。其二,每当有人很虔诚地问起自己对于经济危机的看法、对于未来经济形势的看法时,我只好自嘲地说“经济学家也没有好主意,如果有的话,全球经济也不至于导向这样不堪的一个结果”。每当有人问起当如何理财时,也只好自嘲地说“把经济学家的话反着听”。其三,看到各国应对经济危机的政策,依然脱不开“老三样”(大规模政府投资、宽松货币政策、大幅降息)之时,很有点羞惭,怎么全球这样庞大的一个经济学家群体就不能想出一些更为对症的政策么?让宏观经济的决策者们不得不依然采用80年前的凯恩斯主张,半点新意都没有,今天的经济结构和运行机制早已发生了星转斗移的变化,这样的陈旧药方还会有效?难道我们今天应对危机的策略就是为下一次危机的尽快到来创造条件?其四,每每翻读到一些理论和方法高深莫测的经济学论文时,总有些莫名的不安。总感觉我们对一些最为常识性的东西,自身没有很准确的认识,更没有把这些常识传达给大众。其实这么强烈的一次危机的起因,就是各个层级的经济主体都在不同程度上违背常识地进行所谓的“经济活动”。比如,金融衍生品的投资活动,最简单的常识都可以告诉我们,金融衍生品本身不可能创造出任何收益,那么投资者怎么可能获得高收益呢?相关金融结构、金融业高管和从业人员为什么就能够获得高收入呢?说白了这样的经济活动与赌场有什么区别,金融从业的高收益与赌场的抽头有什么区别,偏偏各个层级的经济主体都没有对此有任何怀疑。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所谓“高收益”的“经济活动”多半都违背基本逻辑和基本常识。经济学家们的责任是无可逃避的,或者故弄玄虚,或者熟视无睹,或者自在局中而不自知。整个经济学家群体(既包括像笔者这样默默无闻的,也包括那些话语权大的,更包括那些官厅里或官厅幕僚群里的)都应该为此感到羞愧。

    对于这一如此严重的全球性经济危机,的的确确没有预知。长期处在主流经济学思想的氛围下,不能也不敢去推想会出现如此猛烈、如此迅捷、如此深刻、如此广泛的危机局面。但对于出现这样的状况,似乎也并不感到特别意外,应了那句话“情理之中,预料之外”。回过头来想一想,其实现实经济运行中的种种现象,也并不是没有任何可能引发危机的端倪。比如,我曾在2006年出版的《可持续发展经济学》中明确地提出:“商业银行随时存在庞氏骗局崩溃的风险”、“银行资金的微量累积掩盖了信用创造的风险”、“信用经济以庞氏骗局方式贯彻始终”、“经济活动中的庞氏骗局比比皆是”、“企业利润、经济增长、技术进步都具有庞氏骗局特征”等论点[1]。或许在当时有意无意地已经意识到“资本经济将要出大问题”,但是没有想到会来得那么快、那么猛烈。有了“庞氏骗局”这个概念,对于现实中的种种疑惑,很容易就可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比如,很多经济学家和宏观经济决策者,一直试图把金融危机的起因归之于金融监管的漏洞,我的看法完全不同,危机根源不在于“游戏”的裁判而在于“游戏”运行机制本身,不反思金融运行系统乃至经济运行系统,那么对于危机的治理永远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危机也就会以类似的方式循环往复地频繁光顾。再比如,纳斯达克前主席麦道夫500亿美元的诈骗,我不认为与其他的投资金融活动有什么区别,在危机爆发之前,它根本不成为问题,为什么危机出现之后就成了“诈骗”呢?(他身边那么多高智商、高专业知识的金融经济人才,会看不透这样简单一个庞氏骗局?根子就在于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了,早已把庞氏骗局看成是金融活动的正常手段了!)。所以,我要说麦道夫们所从事的投资金融活动就是金融体系的常态!

    拾起这几年在脑子中一直挥之不去的直觉——“庞氏骗局是现代经济活动的普遍现象”、“庞氏骗局已经在现代经济运行体系中范式化或者说泛滥化”,结合全球性经济危机所揭开的种种“盖子”,自然而然地就形成了我对经济危机进行阐释的一个逻辑框架,这也就是本书的逻辑思路。庞氏骗局,简单地说,就是设计一个宣称能够带来某一水平的高预期收益率的投资活动,而后吸引众多的人参与,用后期参与者的参与资金向前期参与者支付所承诺的高收益;高收益的“可信”和激励,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当人们对高收益率有所怀疑或后续资金难以为继之时,投资游戏戛然而止。庞氏骗局过程之中,无非有三个关键点,第一点是有一个让大家相信且追随的“预期高收益率”,这个完全是根据大众发财心切的心理而设计出来的,有没有相应的物质基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让多数人相信;第二点是有源源不断的人参与其中,此时“高收益率”的“兑现”起着关键性作用,眼见了前期参与者轻易地获得了真金白银,有多少人能够不动心、不相信、不追随呢。即便你清醒地保持着某种警觉,也很可能被这种潮流所裹挟(生活中常常遇到这样一种状况,过马路时,明明是红灯,大家都视而不见地走过去,如果你还在那里傻呆呆地等绿灯,那么你一定会遭受众人的白眼,此时你好像是自己犯错了一样,只好随了闯红灯的大流。在风险问题上,“劣币驱逐良币”依然成立,那就是“非理性驱逐理性”。这些年的全民理财、全民炒股、全民买房,不都是如此吗?),即便你明知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多数人也会认为自己不会是最后的接棒者,总有机会把花从自己手中传给下一人(当股票指数涨到6000多点的时候,人们依然在畅想20000点的美好前景呢);第三点是游戏的崩溃,其实道理很简单,这样一个倒着垒金字塔的游戏迟早都会崩塌的,只有你还在其中,那么你毫无可能脱逃,概莫能外!(股票指数从2000点上涨到6000点,肯定创造了不少账面上的新富翁,但只要你没有在崩溃前撤离游戏现场,那么你就是永远无法逃离了)。现代经济的运行,某些情况是极其荒谬的。比如,次贷的运行,美国乃至全球宏观经济景气、各家金融机构的收益和金融高管的高收入、众多投资者的收益,其“基础”竟然是寄希望于一个“低信用人群”购房并且及时还贷付息的行为。这样一幕犹如高智商的富翁拜托乞丐帮他赚钱的荒诞剧,居然在现实中上演了那么久、那么广!

    现代经济运行体系的问题,自然会追溯到现代经济学理论的缺陷。现代经济学,从假设到定理到推演、从模型到检验到预测,其逻辑不可谓不严密。然而,她的适用范围是极为有限(或者说有着极为严格乃至极为苛刻的适应条件和界限的),而诸多只能称之为“经济学模型工匠”的经济学家们,往往却无视了那些条件和界限,似乎无所不能地应用于一切经济活动的阐释之中(甚至应用于经济活动的指导之中)。经济数据的丰富、计量经济学方法的日益深化,“实证”越来越得到经济学家们的青睐。按照时间序列数据、截面数据或是关联数据,建立模型,进而得出规律或者进行预测,在一切都平稳发展的状况下,不失为一种“科学的”经济学分析手段,“虽不中亦不远矣”!然而,经济活动偏偏并不总是稳定发展的,往往出现类似危机爆发这样的突发性崩溃状况,这恐怕是“计量模型”永远无法推测到的。而偏偏这又是社会民众最希望经济学家们提前告知的。所以,为了更好地拟合现实经济,经济学理论就不能不另辟蹊径。

    以庞氏骗局的运行机理来认识现代经济的思路,或许是可能的经济学改造方向之一吧。但这并不是我的“别出心裁”,此前已有众多的学者从不同的视角发现并揭示了现代经济活动中的庞氏机理。本书作者,只不过是对此作了一个较为系统的提炼和阐释。“庞氏经济学”的提法,似乎有冒天下之大不韪之嫌,也有点对主流经济学“欺师灭祖”的味道。以“庞氏机理”作为阐释现代经济运行的核心概念,对我来说,经历了从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逐步清晰的一个思考过程。毕竟长期受到主流经济学思维的影响,内心里不太敢对现代经济体系和现代经济学有那样“大不敬”的想法。也很担心自己的见解是幼稚的、偏颇的。直到美国次贷危机的全面爆发、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全球蔓延,才使我对自己的认识增强了一份信心,“庞氏骗局”真的在宏观经济体系中运行着!直到看到纳斯达克前主席麦道夫500亿美元骗局的事发,以及随之而来的德国、日本、韩国、哥伦比亚类似事件的抖出,使我对自己的认识更增添了一份信心,“庞氏骗局”真的是金融体系活动的某种常态!直到某一天读到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社会保障:有史以来最大的庞氏骗局》(Social Security:The Biggest Ponzi Scheme on Earth)的文章以及英国学者斯特兰奇关于“赌场资本主义”等诸多非主流的观点之后,使我对自己的认识真正树立了信心,因为我的认识并不幼稚、也不孤立,除非弗里德曼等大师也是幼稚而不被认同的,看来“庞氏骗局”绝非骗子们骗术伎俩的偶然得逞,而实实在在是现代经济体系中的系统性构造。

    庞氏机理,是一种普遍推行、但尚未得到有效剖析的经济运行模式,目前还没有能够有效替代这一模式的新模式。所以,庞氏机理是一种需要坦然面对、深化认识的经济运行模式。提出庞氏经济学的概念,既不是要彻底否定,更不是要推广,而是希望对我们司空见惯的经济运行提供一种全新的认识视角。以庞氏机理来描述现实经济运行,并不包含作者的价值判断,也并非要全盘否定现代经济,而是籍此提出若干告诫性的观点:经济增长是有限度的,无论是何种模式的增长、何种内容的经济增长;经济增长是有代价和代价承受者的,不可能“无由地”被创造出来;经济危机的根本成因,还在于功利主义价值观之下的经济主义的极端化结果。以庞氏机理来描述现实经济的规律性运行过程,并非全盘地论述“骗局”以及如何防范。事实上也可以从中领悟到许多很实在的“策略”,如:在经济竞争中(无论是微观领域的竞争、还是宏观领域的竞争),最有效、最根本的手段是“改变游戏规则,把自己变追赶者为主导者,把他人由先行者变为追随者”;再如:在经济利益的追求过程中,获取财富、聚集财富最有效的方法,不是参与高收益率的经济活动(包括高杠杆的投机活动),而是能够通过主导设局、源源不断地吸引参与者、依存规模扩张而获取庞氏抽成;再比如:即使在所从事的经济活动处于极度繁荣状态,也应居安思危、未雨绸缪,而及时地考虑“变局”对策或及时抽身,因为破局或崩溃是必然的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