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钟茂初的博客

 
 
 

日志

 
 

克鲁格曼对美国经济讳疾而乱开药方  

2010-03-30 06:47:55|  分类: 钟茂初:反主流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诺贝尔奖得主克鲁格曼成为了强逼人民币升值的急先锋。笔者认为,克鲁格曼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那就是——把美元汇率等同于一般货币的汇率问题来讨论,而没有考虑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特殊性,这一特殊性决定了“美国贸易逆差是常态”,美元汇率变动无法改变这一基础。

    美国对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的贸易不平衡(包括美国对中国贸易的大幅逆差),是由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决定的,也是美国经济结构在美元强势地位下“去制造业化”所导致的。因为,只有美国保持对外贸易逆差,才能满足各国对美出口产品以换取储备美元的需求;也只有美国在实体经济中保持对外贸易逆差,才能使美国大幅推销其“金融创新产品”的出口。所以,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对其他各国的贸易逆差,根本就不是哪个国家“倾销政策”、“汇率操控”形成的,而是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必然结果。同样,克鲁格曼等关于中美贸易逆差乃至全球经济困境是由于人民币不升值造成的看法毫无逻辑,因为美国的贸易逆差是由于美元在全球经贸中的本位地位决定的,美元汇率的变动也无法改变这一基础。正因为此,以反汇率操控等名义来救美国经济,根本不可能起到有效作用。

 

以下转引一篇文章,来自http://www.sinonet.net/news/finance/2010-03-29/69081.html

克鲁格曼被批傻瓜:问题不在人民币,在美国债务!

当一个超级大国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至少有两个信号不容忽视。一是这个国家的知识分子爱国热情高涨,二是这个国家的权势阶层爱国热情高涨。如果这个国家的知识分子和权势阶层因为同样的爱国热情高涨,交叉感染,甚至同流合污,那么,全世界其他向往美好生活的人民就得当心了:这个国家可能要出昏招,转嫁危机了。
  不劳您猜,我说的这个国家就是美国,这个国家的爱国知识分子代表就是保罗?克鲁格曼,爱国权势阶层就是美国国会山上的一众议员。
  最近,美国一干精英人物跟人民币汇率较上了劲,发檄文,搞听证会,大造舆论,指责中国人为压低汇率,逼人民币升值。克鲁格曼先生不愧是诺奖得主、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纽约时报》名牌专栏作家,一出手就宣称别跟中国废话,直接对抗。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伯格斯登则号召美国联合饱受人民币汇率“低估”之苦的世界其他国家,结成统一阵线,集体向中国施压。美国众议院130位众议员一看民意可用,立马联名要求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像克鲁格曼这样素来以批判现实为己任的知识分子,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居然变成了如此狂热的爱国“愤青”,与素来擅长以爱国的名义招徕选民的议员们遥相呼应,令我忧从中来。
  克鲁格曼先生热爱祖国,希望用自己的智慧帮助美国摆脱困境,早日复苏,赤子情怀,天地可鉴。我感到不安的是,在人民币汇率这个问题上,克鲁格曼的爱国热情蒙蔽了他作为一个自由派知识分子的良知,扭曲了他的独立判断。作为一个在美国舆论界有较大影响的意见领袖,他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轻率举止,很可能误导美国公众和决策者。
  坦率地说,多年来,我一直是克鲁格曼先生专栏文章的忠实读者。他一贯逢保守派必反,逢布什总统必反,风格鲜明;针砭美国社会时弊,往往毫不留情,切中要害。如果说“美国梦”和社会良知要在美国知识分子中找一个代言人的话,克鲁格曼应是一个不错的人选。遗憾的是,这样一个有着出色履历的公共知识分子,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立论却如此武断。
  今年3月15日,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发表题为“对抗中国” (Take on China)的专栏文章,认为中国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囤积2.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致使美国等经济体刺激计划失灵,爬不出流动性陷阱,实质性加重了本已严峻的世界经济问题。他给美国政府壮胆,说没理由惧怕中国,即便中国抛售美国国债,也无妨。
  怎么“对抗中国”呢?克鲁格曼支了两招:一是4月15日,美国财政部发表汇率报告时,直接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家黑名单;二是如果中国不听招呼,继续按住人民币汇率不动,那么,就威胁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特别附加税。我的天!偌大一个知识分子,支起昏招来,比一般政客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是美国执政当局受到蛊惑,照方抓药,摩擦起中美贸易来,真不知道要火光四射到啥辰光呢。
  我说克鲁格曼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昏得一塌糊涂,根本用不着绕一堆“短期如何”、“长期如何”的行话。如果靠操纵汇率就能获得贸易顺差,就能致富,那世界上还会有贸易逆差,还会有穷国吗?就好像如果靠发行国债就能解决财政赤字,解决债务问题,那美国还用得着为自己的一身重债惶惶不可终日吗?
  四十多年前,一美元最多可以兑换300多日元。现在,1美元还兑换不到100日元。日元升值到这种程度,日本还是国际贸易顺差大国。美国跟日本做生意,还是年年闹逆差。欧元问世12年来,贱的时候,1欧元只能兑换大约0.8美元,现在贵了,可以兑换到 1.4美元左右。欧元升值显而易见,可是,美国什么时候因为欧元升值,对德国贸易出现过顺差呢?中国汇改五年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近20%,可是,美国对华贸易巨额逆差依然存在。由此可见,如果其他更根本性的因素不改变,即便强令别国货币升值,也改变不了美国外贸积年逆差的局面。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实,克鲁格曼先生怎么就视而不见呢?
  再说,自从上个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美国放弃美元黄金本位,世界转入浮动汇率时代以来,大国里哪一国的货币贬值最厉害呢?毫无疑问,美元贬值最厉害。跟黄金、欧元、日元、英镑等相比,美元“缩水”最严重。按照所谓“压低汇率优势论”的逻辑,一路贬值的美元应该能够大大提升美国制造和服务业的国际竞争力,帮助美国实现贸易平衡。可事实上,美国始终未能走出外贸逆差的泥潭,反而越陷越深,不能自拔。这当中的原因,值得克鲁格曼教授深思。
  虽说美元贬值未能帮助美国摆脱贸易逆差困境,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元贬值对美国没好处。美元贬值最大的得利者还是美国政府。美元作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储备货币,美联储作为全球唯一的美元发行人,长期以来一直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每逢遭遇重大社会经济危机,美联储习惯性的应对办法就是猛降利率,狂印钞票;美国政府习惯性的应对办法就是扩大赤字,增发国债,都是典型的“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风格。如此因循下来,结果必然是美国外贸和财政双赤字积重难返,全世界美元泛滥,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和资产通货膨胀,世界其他各国人民财富被缩水。以此观之,世界上最大的汇率操纵国,并非别国,正是美国自己。
  至于克鲁格曼指责中国囤积巨额外汇储备,害得美国爬不出流动性陷阱,拖了世界经济复苏的后腿,这种混淆黑白、指鹿为马的逻辑,跟全世界爱国“愤青”的无厘头宣泄毫无二致,不值一驳。
  爱国心切的克鲁格曼教授,一时冲动而成“愤青”。我理解他的爱国热情,不能接受他报国主张。我注意到,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纽约时报》网站上,克鲁格曼的专栏文章吸引了300多个跟帖,其中,附和者寡,痛扁者众,人心向背可见一斑。更让人惊奇的是,一向严于律人的《华尔街日报》还发表社论,不点名痛斥克鲁格曼等热衷兜售凯恩斯主张的欧美经济学家和专栏作家,称他们的蹩脚主张屡试屡败之后,现在又拿人民币当替罪羊,“难道他们嫌自己造成的危害还不够吗?”
  最后,我想套用美国流行的一句俏皮话,送给爱国“愤青”克鲁格曼教授:“It isn’t Renminbi, but the U.S. debt, stupid!”(问题不在人民币汇率,而在美国债务,傻瓜!)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