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钟茂初的博客

 
 
 

日志

 
 

汉字大会,铁凝错字,语文学习  

2013-08-04 17:4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铁凝写错字说起,汉字大会有感!

央视科教频道,推出暑期特别节目《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以“拯救汉字危机”为己任,以“书写的文明传递、民族的未雨绸缪”为宗旨。CCTV这档节目《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对于日渐忘却书写汉字的国人(如,听写“癞蛤蟆”等词语,成人体验团的正确率一般只有30%左右来说,极有意义,值得全民好好观看,好好反思。

此问题,一方面是大量使用电脑造成的,另一方面也是汉字教学不得法所致。由此,笔者对当前中小学汉字教学中存在的弊病提一些意见和建议。我们讲授汉字都是“不讲理”的,只让学生死记硬背而后习惯成自然,讲授汉字的语文老师也大多不求甚解。其实,汉字的构造是极有规则的(尤其是占汉字比例最大的“形声字”——汉字构件的一部分表义、另一部分表音)。语文教学应当“讲理”。在教授某一汉字时,应讲授字形、字义、读音。使学生对某一汉字“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1. 汉语的基本元素是汉字,而不是词语。但是,现代汉语教学中,只教授汉字的单一汉字的读音和组词词义,而很少讲授汉字表义、表音的丰富内容。

大部分学习者不知道以下知识(因为课堂上没有教过):

部首“页”,表示“頭部”的含义。如,颐、颇、额。

部首“阝(在左),表示“”的含义。如:陷、限、陈。

部首“阝(在右),表示“”的含义。如:邦、郡、郊。

部首“方”,本应为“?”,表示“旗帜”的含义。如,旌、旋、族。

部首“八”,表示“分开”的含义。如:分、公、半。

部首“”,表示“鸟类”的含义。如:雀、雉、雄。

部首“,表示“寒冷”的含义。如,冻、冬、寒。

部首“”,表示“使之”的含义。如,政、改、致。

部首“欠”,不是直观理解的“欠缺”,“欠”部首表示“哈欠”的含义(『说文解字注』认为,欲从欠者,取慕液之意。所以,凡从“欠”部首表义的字,都有意象性的欲望与感受的含义),如“欣、欢、歉、钦”等。

部首“句”,表音为“ou”,如:够、狗、苟、枸、佝。

部首“舌”,表音为“uo”,如:活、括、阔

部首“瓜”,表音为“u”,如:孤、弧、狐

部首“石”,表音为“uo”,如:斫、硕、拓

部首“多”,表音为“i”,如:移、黟、侈。

 

2. 汉字与汉字之间,既存在字义上的密切联系,也存在读音方面的密切关联。但是,现代汉语教学中,很少通过汉字的构成来阐述汉字的词义、进而阐述汉字词语的词义。(例如,“章”字被划入“立”部首,其实,“章”的本义为“乐竟为一章”,理应划入“音”部首。划入“立”部首,既不表义,也不表音。如果,“章”归入“音”部首,那么,学习者就能够准确理解从“音”部首表义汉字“章”的基本含义。

3. 汉字与汉字之间,存在读音方面的密切关联。但是,现代汉语教学中,只教授单一汉字的读音,而很少讲述汉字之间的音韵联系。(例如,墓、暮、慕、幕、募等字,讲解时总是归入“艹”部首,既不表义,也不表音。如果,这些汉字都归入“莫”部首,表音为“u”,那么,学习者就能够准确理解从“莫”部首表音汉字的基本读音。

4. 教学中,生硬地讲授某个字应该是某部首、而不能错为另一部首,却通常不讲理由。例如,“采”为“爫”部首而不是“釆”部首。如果讲解,“爫”部首表义为“用手抓取”;“釆”部首表义为“兽蹄印,引申辨识之义”。那么,学习者就能够很容易区分、记忆并掌握。

5. 一些简化字,确实非常“不讲理”。原本表音表义的构件,简化后既不表音也不表义。如: “頭”字表义、表音都非常明确,简化字以“头”替代,既不表义、也不表音)。

汉字大会,铁凝错字,语文学习 - 钟茂初 - 钟茂初的博客
附录《“茂”这么简单的字为什么总被写错?从铁凝主席题词说起》

不久前,网络媒体翻出一件旧闻,几年前,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为面向青少年的文学杂志《美文》题词时,字多写了一点,“艹”下面的变成了。写错了就认个错呗,可《美文》主编贾平凹却维护道,在书法中,多一笔少一笔很正常,因此铁凝主席没有写错。当时,舆论为此事闹得沸沸扬扬。

由于笔者名字中有一个“茂”字,而深受被写错之苦,甚至有重要证件上都有写错而被要求出具证明之事。几十年来,从同学到老师、到学生、到接触到的其他人,能够正确写对这个字的比例大概不足30%不是“戊”字多一点,就是少一点,或者少一撇,或者错为“戍”,或者错为“戉”,或者错为“成”,或者错为“戎”,或者错为“氏”)。现今,人们过于依赖电脑而很少动笔写字,能够写对的比例恐怕更要降低许多了。

一直以来,就很想探讨一下:这样一个极通俗、极常用、笔画极简洁的字,为什么那么容易写错呢?或者说,那么不容易写对呢?

笔者分析,这恐怕是我国中小学语文教学方法导致的。因为,我们教授汉字都是“不讲理”的,只让学生死记硬背而后习惯成自然,教授汉字的语文老师也大多不求甚解。其实,汉字的构造是极有规则的。尤其是占汉字比例最大的“形声字”——汉字构件的一部分表义、另一部分表音。以“茂”字为例,“艹”显然是表义部分,而“戊”则是表音部分(注:“戊”古音与“茂”同音,五代梁太祖朱温为避讳其曾祖茂琳的名字,改“戊”字为“武”字,因此,后人读“戊”为“wu)。由于“戊”字读音的变化,也就导致人们不知道“茂”字的表音部分为“戊”。

如果,中小学语文老师在讲授“茂”字时,讲授了上述关联内容,那么,大家都会准确地把“茂”字下半部分写作“戊”,不至于有那么多的人写不对这么简单的一个字。

因此,笔者呼吁语文教学应当“讲理”。在教授某一汉字时,不仅应讲授字形、字义、读音,还应讲授其相关的历史文化知识。使学生对某一汉字“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