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钟茂初的博客

 
 
 

日志

 
 

向善而行,为何如此艰难(转)  

2016-05-25 13:0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绪山:向善而行,为何如此艰难?!

转摘自:张绪山《向善而行为何如此艰难》

一、如何判断当前的社会道德现状?

对我国当下社会道德现状的估计,一些媒体有“主流呈现出良好道德风貌”的认定,但不少人并不赞同。

判断一个社会的好坏,最重要的标准,要看居于社会支配地位的社会集团的善行的多寡,及整个社会对公认的恶行的容忍程度。这是判断一个社会道德状况的基本尺度。一个社会,如果每个人以善行为寻常之事,而以恶行为难以容忍,形成嫉恶如仇的环境与氛围,那么这样的社会必然是易于向善,难于为恶的社会;相反,如果居于支配地位的集团带头为恶,享有为恶的特权,视恶行为当然,则这样的社会必然恶行泛滥。

从这个角度观察今日中国,我们就不能不承认,恶行已是人人感觉到的存在。

首先,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尽管有顶层的惩治压力,但以奢靡腐败为主的官场之恶呈现出不可抵御的泛滥之态

其次是滥用公权力的表现层出不穷,触目惊心。且不说目下许多民众为维护自身权利抗拒公权力侵害被“鉴定”为精神疾病而遭拘禁,单说看守所内人们死法的离奇,就远超出人们的想象,每一种死法都映照出权力的恐怖。

再次是黑心商人的丧心病狂。勾兑酒、致癌烟、地沟油、苏丹红、人造蛋、注胶肉、疯牛肉、三聚氰胺、福寿螺、石蜡米、毒胶囊、香精茶、膨大剂、染色馒头,都是无良商人“奉献”给消费者的 杰作”,每一件都映照出被铜臭污染的肮脏灵魂。

最令人痛心的,在平头百姓中,日常恶行也在逐渐变得司空见惯。不必说那些撞伤、撞死他人后逃逸的司机,单说小孩子主动扶起摔倒的老婆婆,却被勒索医疗费;有人扶起老人却被诬为肇事者,不得不以自杀证实清白;落水被救者竟在施救者体力不支而溺亡时,留下一句“关我屁事”后溜走。诸如此类的常见之“恶”不断地冲击着我们的心灵,让我们在本该毫不犹豫地见义勇为之时,竟然需要三思而后行。

诸如此类的恶行表面上看是毫无关联的个案,但谁能否认,这是具有普遍性的社会病态?正是这种弥漫社会的病态,让无数人变得冷漠无情。更糟的是,在自身冷漠地对待应有的善行时,不由自主地怀疑他人见义勇为背后存在恶的动机。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普遍的善行犹如健康之于人,不能被视为特殊状态,而恶行即使是少之又少,也会被视为不容姑息的毒瘤,而不会被视为个案或“非主流”,因为恶行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当个案的恶行被视若无睹时,本该嫉恶如仇的心灵必然变得麻木;当恶行可以不受惩罚时,人们必然视恶行为寻常之物;当恶行可以带来利益时,则人们必然竞相为恶以谋取私利。

中国的媒体每年都要选出“感动中国人物”,且冠以“最美人物”的称号,如廉洁奉公的干部,忍痛停车救人的公交车司机,还有勤恳做学问的学者等等,甚至誉之为英雄。这些人理应受到尊重,但如此高调赞誉这些“义举”,却清楚地表明了一个事实:这样的人物在我们的社会中太稀见了。物以稀为贵以一个正常健康社会的标准来衡量,这些人只是做到了恪尽职守。职业操守成了罕见之事,这说明了什么?

二、典型的社会之恶是什么?

如果就这一问题进行一次调查,可以肯定,大多数人的回答会指向一个关键点:权力之恶的猖獗。

首先是权力犯罪的数量与花样如此之多,已经达到令人目不暇接的程度,但对民众心理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权力的恐怖与暴虐。这种恐怖与暴虐在全国各地的暴力拆迁中表现最为明显

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说过,人类享有四种基本自由是不言自明的,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当一个人的居所随时都会被权力机关夷为平地的时候,显然无法享受免于恐怖的自由。以不义方式行使的公权暴力,即使降临到少数人头上,也会使每个人有理由担心,类似的灾难总有一天会降临到自己头上。这种如影相随的恐惧可以轻易击垮人们对社会之善的期望。

其次,社会不公成为常态,最显著的表现是,拥有特权成为掠夺社会财富的捷径。中国的亿万富豪九成以上都来自官员子女。

“升官发财享幸福”是中国社会最悠久的传统,这个传统以新的形式继续存在;以不义手段掠夺财富引发的民众“仇官”、“仇富”心态,作为一种传统社会现象也继续存在,而财富掠夺者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不义之财带来的危险性,移民他国、转移财产与“裸官”成为当今中国社会的一种极为普遍的社会现象。

再次,掌权者伪善已经是司空见惯。

在权力主导社会的中国,伪善已是寻常而普遍的现象。位高权重的官员在台上是廉政爱民的面孔,台下却是贪婪邪恶的鬼魅。

最后也最可怕的是,旧的逐恶习气未除,新的逐恶环境已经形成。官二代承袭着旧贵族的特权,底气十足地向民众示威:“我爹是李刚”,而受人压迫的平民一旦得到一点势力,便也颐指气使、盛气凌人——“我儿子是国防生,我怕你啥” 的吼叫,透出的正是这种特权意识。掌握权力者视特权为宝物,受特权压迫者一旦获得特权则变本加厉地滥用。特权阶层不讲平权,老百姓不懂平权。追逐权力之恶成了生活的目标。

知识分子被认为是社会良心的承载者,社会之恶的批判者然而,在这个社会群体中,阅历相对丰富的老一代中,有些人鉴于以往“阳谋” 的前车覆辙,惊怵于斗争哲学的残酷,选择了独善其身;另一些人屈从于物质的诱惑,其良知已经被腐蚀消磨,变成了玩世不恭的犬儒有些则自视为透悟人世,与弄权者同流合污,成为权力之恶的帮凶。不仅如此,新的逐恶者已经渐次形成。面对比比皆是的不公与无数的民众苦难和悲剧,以及随处可见的丑陋与荒诞,太多的所谓知书达理之人选择沉默与视而不见;更糟的是,如钱--群教授不久前所指出,现在的大学正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